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 >

廉潔四川:周永開這大半年

發布時間:2019-12-03 來源: 廉潔四川

 
  連日的陰雨終于在10月16日轉晴。達州市通川區政府對面,兩個人站在一個門廊口,商量如何布置這里。門廊墻壁刷得雪白。十多天前,這上面貼滿開鎖、疏通下水道等廣告。穿過門廊,是一個頗有些年月的生活區。
 
  樓宇外墻滿是歲月斑駁的痕跡,樓梯間里更明顯。走上五樓,右邊的一戶,鐵門有些銹跡。
 
  聽見敲門聲,一個老人打開門;疑F門發出嘎吱嘎吱聲響。老人穿著深藍色的夾克,眉眼間凈是笑意。
 
  “你們好,我就是周永開。”對于記者的到訪,91歲的周永開很高興,“我希望我做的這點事情,能對社會產生積極作用。”
 
  只要有需要,他就會去做
 
  與周老的交流,從一個多月前的長途跋涉開始。
 
  9月5日,周永開和老伴很早就起床,收拾行李,穿戴整齊,戴上黨徽。他們要去老家——巴中市的化成小學、奇章中學,給老師和學生頒發“共產主義獎學金”。從達州到巴中150公里,對于兩位白發蒼蒼的老人而言,并不輕松。
 
  1945年初秋,周永開17歲,在這里讀書。彼時,學校的老師很多都是地下黨員。在他們的啟蒙和指引下,一天他和老師借著月光來到學校后山,面對著巍峨的青山,注視著鮮艷的黨旗,悄然且肅穆,莊重又激動。他在川北地下黨負責人之一王樸庵領誓下宣誓:“我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……”
 
  “當時不敢大聲講話,但是我覺得我血液都在燃燒,我感覺我從來沒有那時那樣高興,我做夢都想加入共產黨!”說到入黨,周永開的情緒有些激動。因為上了年紀,他的眼角時常潮潤,他伸手揉了揉眼睛,手背上的皮膚和眼角一樣,松弛,堆滿皺褶。
 
  入黨后,周永開在巴中從事黨的地下工作長達五年。
 
  隨著新中國的成立,周永開曾先后任中共巴中縣委書記、達縣地委副書記、達縣地區紀委書記等職務。
 
  后來,他在這兩所學校倡導成立獎學金,每到開學季均到場頒發,講一堂黨課,基本從沒缺席。“一兩個小時不歇氣,語言活潑生動,幾乎沒一句重復的話,大家都聽得來勁。”化成小學校長鄧多清說。
 
  對自己的堅持,他又重復了一遍見面時說的話:希望“能對社會產生積極作用”。
 
  與他共事過的同事解釋更簡單:“他覺得只要有人需要他,他就會去做。”
 
  正是這一樸素的理念,讓他在上世紀50年代每天上山下鄉,發動老百姓不要濫砍濫伐、用巴茅草作燃料。“下雨天路滑得不得了,只有穿草鞋。天天跑田坎,跑爛了十多雙草鞋。”他因此得名“草鞋書記”。
 
  還有當時轟動全國的“扳倒李作乾”案。周永開還清晰記得,違法亂紀的罐頭廠廠長李作乾被逮捕后,“廠里特別鬧熱,看得出來群眾特別激動!”
 
  社會對他的關注也大多集中于7月之后,各大媒體相繼到訪記錄他的人生故事。而年逾九旬的周永開只要身體允許,就會盡量接受采訪。就算身體不適,他也會在恢復后第一時間聯系媒體,告知他們“身體已經好轉了”。
 
  達州市紀委宣傳部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“每次采訪都長達幾個小時。我有時候在旁邊坐著都覺得累了,他還一直講,他覺得他需要講。”
 
  “我現在能做的事情不算多,但是我會一直關注國家,也會關注我身邊的社會。”每天下樓去家附近的公園走一圈,是周永開的必修課。
 
  正是國慶前夕,他看到進小區的門廊墻上布滿廣告,就決定自費清理。小區管理方聽說了之后,先一步做了處理。10月3日,在成都參加完“四川最美老人”評選活動回家后,看到白白的墻壁,周永開樂得合不攏嘴。
 
  在周永開看來,這些簡而言之就是,“只要給群眾一碗水,他們就會還一桶蜜。”
 
不能徒手走到人生終點
 
  今年夏天,周永開瞞著家里人,拉上了幾個老同事,坐了近3個小時的車趕到花萼山。面對家人的擔心,他有些不好意思,只顧偷偷笑,“我掛念那里的百姓,既怕生態沒有保護好,又怕百姓沒有富起來。”
 
  1991年,周永開退休了。本該在家享受天倫之樂,他卻不想就此退場。“雖然從組織上退休了,但是事業上不能退休”。
 
  他一頭扎進了農村,經過50多天的調研,對兩個組進行逐一訪問,寫成三萬字的報告,“看清社會和群眾需要什么,我就去做什么”。
 
  “真正讓我打定主意要干下去的,是一戶農民家里掛的一幅字,上面寫著‘墳墓,是人的終結,但不能徒手走進去’。”
 
  因為久坐,周永開靠在沙發上幾乎使不上力,整個身體會往下滑。他發現自己坐得不正了,就把雙手放在沙發上,伸開五指,手臂微微發抖開始用力,正了正自己的身子。
 
  坐正后,周永開感慨地說,當時60歲的他,看到那幅字第一反應就是,“一戶農民都有如此覺悟,自己更要用行動回報黨!”
 
  周永開把目光投向了萬源縣花萼山。在調研過程中,他發現山上生態破壞嚴重,一些老鄉家庭非常困難,“他們的貧困光靠自己的力量根本走不出來。”
 
  1994年,他正式入駐花萼山。
 
  “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季,大雪正覆蓋著花萼山,晚上11點,從海拔2300米的山梁上傳來了喊叫聲,我帶人去接應,從黑夜里走出5個人,為首的老者滿頭雪花。”花萼山項家坪村的馬大得這樣回憶初次見到周永開上山的情景。
 
  二十多年里,周永開多次受傷,卻從沒想過放棄。在孫女周婧的記憶中,爺爺摔傷最嚴重的一次是在2006年,當時78歲的周老在巡山時一不小心栽到近3米高的石坎下。當人們發現時,他頭部鮮血直流,早已不省人事。
 
  “就在醫院住的時間比較長一點,但是每一次只要好了之后他又上了山。”周婧告訴記者。
 
  如今周永開依舊每年要去幾次花萼山,“因為我熱愛那里。”
 
  除了保護花萼山的生態,他還做了許多事——保護野生臘梅,將臘梅申請為達州市花;拍攝《巴山教魂》《血戰萬源》教育紀錄片,推動中小學生學習紅軍精神;成立巴渠共運友好學校聯誼會,設立獎學金,用革命精神對孩子們進行教育。
 
  當被問及這些年花費了多少錢時,他笑著擺了擺手說:“不知道,也不重要。我是農民的孩子,我所有的一切都是黨給我的,我要把我所得的回饋給黨和人民。”
 
周永開的書桌——每天他都會學習。
 
由己及人方能由己及天下
 
  對于金錢的認識,周永開比其他大部分人的確更豁達。這其中,年齡也許占了一部分原因,但絕不是全部。
 
  在花萼山守山護林的歲月里,每次上山前,周永開都要動員身邊的親戚朋友為貧困戶捐款捐物,然后請人背上山,挨家挨戶發送?吹教貏e困難的家庭,周永開經常自己掏錢,這家給100元、那家給100元,早已數不清給了多少次了。
 
  護山養林時買樹苗、給學校配備發電機、幫村里出資修路、資助貧困學生……這個捐了不知多少錢的老人,如今住的是60平方米的老房子。環顧四周,上白下綠的粉刷是上個世紀標配。沙發是老式的,因為皮革破損,上面鋪了一張床單。案幾上放著毛澤東塑像。其他家具是兒女們淘汰不用搬來的,平添了些許滄桑。
 
  “其實,爺爺是有機會換房的。”周婧回憶,十多年前單位集資建房,論資歷和職級,他第一個選,但他沒要。“爺爺說,我退出,年輕同志就有機會。我們已經習慣他這樣了。”
 
  夫婦倆已過鮐背之年,生活不方便。子女又忙于工作等事,就請了一名保姆唐榮玉照料周永開與老伴的日常生活。在唐榮玉眼里,“世界上找不到他這種人”,“平常都是省吃儉用……凈是七八十年代的衣服,吃飯都是簡單的兩菜一湯。”
 
  但就在今年7月,周永開沒有和家人商量,交了一筆特殊黨費,一共10萬元。
 
  “我們是在很多記者集中來家里采訪時才知道這回事兒,沒人感到驚訝。”周婧說,在周永開退休后的幾十年時間里,一樁樁一件件事情,家人的不理解早在他的感化下,慢慢變成了支持。
 
  在問及此事時,周永開只說了句,“由己及人方能由己及天下”,就結束了話題。
 
  在家人眼里,周永開是一個“沒有小家概念的人”。上世紀80年代,周永開任地委副書記,妻子吳應明是一般干部。當時組織部門擬提拔她為副縣級。周永開得知后,找到當時的地委書記說,吳應明能力和文化都很有限,提拔的話,“群眾有意見,也影響黨的形象”。
 
  “小時候我很少見到他,婆婆總對我說,‘爺爺出去了’。”周婧告訴記者,“但他在哪里,在做什么,我都不知道。”對她而言,兒時對爺爺的印象就是“一見面就會教育我們要愛國愛黨”。
 
  周婧說:“他對我們每一個人都在進行言傳身教。”當時周婧還在萬源做公安工作,有一次爺孫倆同上花萼山,“山上沒有路,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走。但他對山里的情況非常熟悉,家家戶戶都歡迎他。也是那時,他教會我和老百姓打交道要用心。”
 
  周永開家中有20多人,其中10人是共產黨員。對家人和后輩,周永開要求嚴格。8年前,他專門設立了一個“家魂獎”,每年評獎一次,每次評選一人,在家庭成員中營造比學趕超的氛圍。“首先要是共產黨員且堅定不移跟黨走,其次還要在工作中是先進,并且為社會做了公益事業的,才能得這個獎。”周永開說。
 
  回顧91歲的周永開一路走來的路,無一不印證了他所說的那一句“老去的是歲月,不變的是信仰”。
 
  巴州區委黨史辦原副主任汪開桂說:“周永開一生都是一根紅線拉到底,無論順境逆境都能堅守信仰底線、人格底線和責任底線,是巴中幾十年來堅守共產主義信仰的活教材。”
北京长寿一宝能赚钱么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 查询 天中图库好运彩精选 福彩精准预测 福建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 新疆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单机填大坑游戏下载安装 抄股票怎么玩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11选5中4个号 e球彩玩法介绍